安基網 首頁 資訊 社會窗 查看內容

聽說工資很高,我應聘到柬埔寨“種菠菜”,結果很意外......

2020-5-14 11:47| 投稿: xiaotiger |來自: 互聯網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摘要: 逃出公司后,我朝著大海的方向跑了4個小時......文 | 盛倩玉 編輯 | 小豆今年3月,記者突然收到了一條中介發來的信息,邀我去柬埔寨“種菠菜”?紤]到國際疫情形式,絕大部分人暫時擱置了出國計劃,即使身在國外的也有不少選擇回國。但“西港吧”、“金邊吧”等平臺里,每天仍有大批中介拋出工作崗位 ...

逃出公司后,我朝著大海的方向跑了4個小時......

文 | 盛倩玉 編輯 | 小豆

今年3月,記者突然收到了一條中介發來的信息,邀我去柬埔寨“種菠菜”。

考慮到國際疫情形式,絕大部分人暫時擱置了出國計劃,即使身在國外的也有不少選擇回國。但“西港吧”、“金邊吧”等平臺里,每天仍有大批中介拋出工作崗位,打著“高薪”的誘餌招人“出國種菜”。

從菲律賓、柬埔寨到緬甸、老撾,線上博彩形成龐大的地下產業鏈。2019年中柬聯合執法年啟動以來,公安部與柬埔寨執法部門采取措施,全力開展打擊犯罪工作,清掃網絡賭博活動。2019年8月,柬埔寨總理洪森發布針對非法網絡賭博的“禁賭令”,表示將徹底清理非法網絡賭博組織,繼續加大打擊電信詐騙、涉黑涉惡等跨國犯罪力度。截至當年8月30日,已在柬抓獲中國籍犯罪嫌疑人近千名,其中涉網絡賭博335人、電信詐騙155人。

2019年8月14日,中國公安部聯合柬埔寨警方打擊電信詐騙團伙,西港127名中國籍電信詐騙嫌犯被抓。(圖源:柬埔寨頭條)

“做博彩”在網絡上被隱晦地稱為“種菠菜”,這幾乎是公開的秘密。當然,也有很多人被蒙在鼓里。

董坤,21歲,今年3月他懷著賺錢的美好愿望“不幸上車”,隨后事情逐漸朝著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他“種菠菜”騙了人,也幫人薅“菠菜”公司的羊毛。最后他決心離開,在“菠菜”公司吃完最后一頓晚飯,董坤朝著大海的方向狂奔4個小時,逃出生天。

以下是董坤的自述:

“哇,這地方還有點刺激”

今年3月下旬,我和另外三個朋友一起,打算去柬埔寨“撈金”。聽說那邊工資高、補貼多。那會兒,國內疫情已經有點好轉了,看見每天更新的疫情數字降下來,大家就躍躍欲試想工作、賺錢。其實我在成都是有工作的,做廣告,就是工資低、壓力大。

當時有個中介,不知道怎么從QQ上加了我,跟我說柬埔寨“有高薪工作招聘,月入可達1-2萬,加上提成福利還不止!

中介發布的招聘信息

其實我一聽說“高薪”,就已經心動了。也問過中介,去那里具體做什么,他就輕描淡寫地說在賭場做事,還說這邊賭場是合法開的。

我當時就想,順便出一趟國又不要花錢,況且在賭場里還能干什么?你看我一個男的,不可能讓我打掃衛生吧;我這小體格,也不是很壯,不可能當打手吧?傊菚r候就覺得,去了肯定就是給人家老板打下手那種唄。

老A、小白、咚咚和我,我們四個人下了決心,準備過去。公司很快給我們訂好了機票,3月28日飛西哈努克。

這是我第一次出國,當時什么柬埔寨、菲律賓、老撾,什么西哈努克、金邊、馬尼拉,在我感覺都沒多大區別。那天上了飛機,我們都沒意識到,這個機票還是中轉的,要在金邊轉機。

當天下午5點多,我們四個在金邊下了飛機,在機場里面一臉懵。最后莫名其妙就出了機場。

金邊國際機場(圖源網絡)

當時真的是懵了,跟別人說話吧他們聽不懂,別人說話吧我們更聽不懂,問也問不到,就只能想辦法聯系公司。結果,公司居然很快就派了一個車,專門過來接我們。

后來我們才聽人說,基本上進去公司一個人,那就等于是被中介“賣進去”了。中介收了公司不少錢,公司肯定要派人來接我們。

西港吧中,“菜農”發出自己與中介的聊天記錄

沒轉成飛機,我們改坐車去西哈努克。坐在車里吹著空調還往窗戶外面張望,想著原來這就是金邊,這就是(柬埔寨)首都啊。這地方真是熱,馬路上那些人,一個個騎著摩托車,開得叫一個飛,只要有任何一個能鉆的地方,車子馬上就沖進去,根本沒有什么規則。

車子在公路上跑,塵土飛揚,我那時還有點解放了的感覺,哇,這些個亡命之徒,哇,這個地方還有點刺激。當時,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要被送去干什么。

每天像神經病一樣在群里自導自演

坐了快5個小時的車,晚上10點多,我們到了西哈努克。天早就黑了,我也不清楚周遭什么環境。司機把我們放在公司門口,等了好幾分鐘,保安才過來開門,看上去小心翼翼的,F在回想起來,在門外面等著的時候,我一點兒也沒想著走,但就是門打開的一瞬間,我突然有點想逃跑了。

但說實話,那個時候你已經走不脫了。

剛一進公司門,就來了個人,把我們四人的護照全收走了,然后就給我們安排宿舍。8個人一間房,4個上下鋪,環境跟國內工廠宿舍差不太多。

宿舍已經有幾個人在住了,其中一個也是成都的,叫朋哥。我們跟他簡單聊了兩句,朋哥就反問我們,“你們都不知道什么情況,你們就敢過來?”

一下給他問懵了,我們還沒來得及開腔,朋哥又說,“你們真牛X!真的!”

我們問,這里每個月工資能拿到多少?他一聽笑了,說:“你在這里還想要工資吶?”

朋哥隱隱約約透露了這些,也沒說得太具體。

第二天開始上班,這時候也不用別人告訴我們,就見識到這到底是在干什么了。什么賭場,什么推廣,我們要做的就是拉人玩彩票。

每個人都配1臺電腦和3-4部手機,在電腦前面,從早坐到黑。用微信、QQ、還有本地的一個“飛機號”釣人。早上9點坐到中午12點;下午1點坐到晚上6點;然后晚上7點坐到夜里11、12點。

整個公司有好多幢樓,每幢樓有10多層,每層又至少有20個以上的房間。房間倒是都差不多,放4排辦公桌椅,一排可以坐7-8個人,墻都刷成白色,地上鋪的瓷磚,屋里安了空調,有點像“教室”?傊苊苈槁槿侨,數都數不清,而且都是中國人。

反正都是套路,開始的時候可以隨便聊,聊到后來就要去和客戶說,我這里有一個賺錢的網絡兼職,你可以先充20塊試試。其實就是博彩,開始會讓客戶贏點錢,但也不會讓他贏太多,后臺都能控制的,關鍵是要讓他感興趣,讓他一直玩。這個時候讓客戶贏錢就像是下飼料一樣,慢慢地引誘他越玩越大,最后一次性把他殺到底。

我們還要把客戶拉到群里?蛻粢豢,群里面這么多人,還以為大家都在玩,就會放心一點,也敢投得更大。

但事實上群里面即使有100多個人,可能也就那么幾個玩家,其他都是我們的人裝的。如果是大客戶,充值好幾萬這種,可能群里70-80個人,就他一個玩家。

然后我們就在群里自導自演,跟個神經病一樣,自己跟自己聊天。比方說我先拿一個微信號發一句,“啊,你今天買了?中了沒有?”過一會再用另一個微信號發一句,“啊,我今天又中了!中了多少多少”。

“中國人種菜,本地人搬磚”

29號那天,我們就這么暈暈乎乎上了一天班。晚上下班回到宿舍發現,朋哥不在了。他居然跑了!

于是我也動了逃跑的念頭。老A跟我是一個想法。我們私下打探情況,還在網上加人了解。有人就告訴我,他的朋友之前也在西哈努克做過博彩,逃跑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公司招你花了不少錢,怎么可能讓你說走就走,在這里少說要干滿半年。

其實西哈努克的面積就跟國內縣城差不多,原本很多歐美游客會來度假,享受沙灘海浪。大約是2017年開始,突然數十萬中國人涌入這里,搞實體賭場、網絡賭博,還有電信詐騙。

很多歐美游客到西哈努克度假。(圖源網絡)

大批中國人過來之后,什么沙縣小吃、蘭州拉面、中國超市、中西醫診所、娛樂會所滿大街都是。還有各種各樣的外賣APP、“柬租房”房屋租賃平臺。更神奇的是,菜農活躍還帶旺了當地的房地產,2018-2019年到處都在蓋樓。

現在本地商店也會掛出簡單翻譯的中文招牌,不少柬埔寨本地人選擇去工地干活,他們說這是“中國人種菜(博彩),本地人搬磚!笨傊,這邊儼然成了半個中國城。

“菜農”在當地媒體留言評論

賭博、詐騙這些事多了,治安真的非常差,看新聞里都是搶劫砍人這些。我們還看到很多人從博彩公司逃跑,又被抓回來毒打的視頻。小白、咚咚本來就沒想好走不走,看了這些東西,大家更猶豫了。

我和老A想,這個工作干長了,回國搞不好還要坐牢。這一天天的,心里真的很煩。不能休息、不能出門、除了吃飯,每天就是騙人玩彩票……

心里覺得憋,我有幾次就故意幫客戶贏錢。我聊到一個女孩子,21歲,和我一樣大。她根本就沒什么錢,之前也就是玩這個,輸了700多。我說你這么小,被騙了你還不知道,那天我讓她贏了300多塊錢,雖然也不是很多。

我老是這樣搞,容易讓人懷疑,導師過來問我,我就說“一切都在我的計劃之內”。我假裝在釣客戶,反正我也是要走的,管他的呢。

決定逃跑

就這樣耗了一個多星期,我感覺實在受不了這個鬼地方了,每天過的比蹲監獄還痛苦。我必須要走了,那天我就跟他們三個說了。

我說就算他們三個不走,只有我一個人,我也要跑。最后,商量的結果是要跑一起跑。

行動計劃在晚飯后。我們先去食堂吃飽了飯,以免到時候跑不動。然后,就趁著全部人還在食堂,我們悄悄摸回宿舍,揣上了手機,其他什么也沒敢拿。

宿舍后面是一片鐵網,我們拼命鉆啊,拱啊,然后就是拼命地跑。當時那種感覺就是,唉,我真的跑不動了,但腦子里只有一個字——“跑”,不要停。

邊跑我邊回頭看,害怕有人在看著我們,害怕有人拿著一把槍在后面瞄我們。

抓回去估計就是打到死,我們就這么拼命地跑啊跑啊。你現在問我,我根本不記得一路上看到什么,就隱隱約約感覺,應該是有點山,我們先是上坡,然后又下坡,上上下下,跑跑走走,反正沒人敢停下來。

就這樣跑了差不多4個小時,我們跑到了海邊。真的是跑不動了,那一晚,我們四個就在海邊度過。

流浪金邊近一月

來了柬埔寨半個月,一直被困在公司里,即使有吃有住,也不可能感覺安逸,F在重獲自由,心情真的很復雜。但出來了就值得了。

逃跑后拍攝的照片

我們合計了一下,覺得留在西哈努克不安全,可能會被公司抓回去,所以決定先坐車到金邊,再想辦法買機票回國。身上沒有錢,我們各自聯系家里,想辦法先整點錢。

當時,我們在路邊,有個中國司機開車過來,問我們走不走,從西哈努克到金邊收180美金(約合1270元人民幣)。當然走啊,我們只想趕快逃,看見是中國司機就上車了。

后來我和別人打聽才知道行情,西哈努克到金邊只需50美金(約合350元人民幣)。

家里也很困難,知道了我們的情況都在想辦法。到了金邊,他們三個家里陸續給籌夠了錢,這個時候回國的機票已經漲到9000多元,還不一定能順利起飛。越往后機票可能越貴,他們趕緊就買了票。

我父母都是農民,家是村里最窮的,我哥四處想辦法,前前后后給我籌了3000多元轉過來,辦旅行證等證件就花掉了1400多元,剩下來的錢住宿吃飯又用去不少。

這邊物價早就被“菜農”游客炒得很高,一份盒飯44.5元,機票已經漲到1-2萬,回去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他們三個回國前,湊錢幫我付了一個禮拜的房費,大家都不容易,其他的也實在幫不上忙。之后我就一個人留在金邊,準備找工作。但受疫情影響,這邊的商鋪也差不多都歇業了,我問了很多餐館、KTV、商店,有的因為疫情不敢招近期從中國來的人,有的生意差不招人。

后來,我終于在一家炸雞店找到活干,老板也是成都的,那感覺,真是美好。做了半天,老板下午說找我聊聊,這一聊就知道了我的情況,他告訴我,我的旅行證件是不能在這里打工的,要是警察過來檢查,店鋪和我本人都會出麻煩。

到這時我也差不多絕望了,柬埔寨人出門連口罩都不戴,我也不敢成天在街上晃。每天就窩在旅館里,拿著手機看,看看群,看看58同城上有沒有工作,偶爾看看電視,但也看不下去。

樓下的中國餐館老板還天天給我發信息,喊我去吃飯。我要是有幾十塊錢就下樓吃飯,要是沒錢就在旅館睡一整天。

前兩天我在房間里刷快手,看到有個人跟我離得挺近,我就跟他聊,他知道我的事后,跟我說:“千萬不要走上這條船,走上了之后你可能一輩子就下不去了!

現在,每天我的手機都會收到莫名其妙的信息,一大串柬埔寨語。我一查,“成為百萬富翁的機會到了!贏得60000美金,點擊加入吧!”

這怕又是“菠菜”吧?可算了吧。

(文中人物為化名)

來源|南都周刊



小編推薦:欲學習電腦技術、系統維護、網絡管理、編程開發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術,請 點擊這里 注冊賬號,公開課頻道價值萬元IT培訓教程免費學,讓您少走彎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職加薪!

本文出自:https://www.toutiao.com/a6826314873064915470/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最新
返回頂部
洗衣店赚钱联系澳洁 安徽快3 吉林快3预测图 炒股专用电脑四屏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股市行情大盘走势分 浙江11选5规则 金融投资工具是什么 澳门特选六肖六码 甘肃快3规律 福建即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