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基網 首頁 資訊 安全報 查看內容

Telegram的"黑客帝國"

2019-12-11 09:59| 投稿: xiaotiger |來自: 互聯網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摘要: 在互聯網圈,尤其是區塊鏈圈,大家都對Telegram極為熟悉。它的創始人帕維爾·瓦勒耶維奇·杜羅夫是一位《黑客帝國》的死忠粉 ,他在任何場合都穿得像電影主人公Neo一樣——一身黑衣。他行蹤詭異,四海為家,不近女色 ...

作者:Never


在互聯網圈,尤其是區塊鏈圈,大家都對Telegram極為熟悉。

它的創始人帕維爾·瓦勒耶維奇·杜羅夫是一位《黑客帝國》的死忠粉 ,他在任何場合都穿得像電影主人公Neo一樣——一身黑衣。他行蹤詭異,四海為家,不近女色,感情成謎,一直行走在美國與俄羅斯數據竊聽的邊緣,他敢于踩踏政治紅線,踐踏權威,他具備一切天才具備的特征,他偏執、扭曲、聰明、自私、理想主義、純粹。

不只有電影行業在敏銳地捕捉著像杜羅夫這樣的人和事:從阿桑奇到斯諾登 ,再從扎克伯格到杜羅夫,他們在用真實的故事捕捉著電影的情節。


被普京封殺的叛逆黑客


Telegram的創始人帕維爾·瓦勒耶維奇·杜羅夫絕對是當今極客中最具傳奇色彩的 "叛逆者" 。他被稱為"俄羅斯的馬克扎克伯格",他與阿桑奇同病相憐,他現在幾乎成為世界政府的"敵人"。34歲的杜羅夫正在用"區塊鏈"技術沖擊著人類世界的現有秩序。

1984年10月10日,杜羅夫出生在前蘇聯列寧格勒(俄羅斯圣彼得堡)。

杜羅夫擁有一個博學的家庭背景,他的父親擁有哲學博士學位,還是一位著名的拉丁語學家。童年的杜羅夫一直跟隨父親在意大利都靈游歷,見多識廣。受父親的學識影響,他在18歲時考入了圣彼得堡國立大學語言學專業。按理說,杜羅夫會循著語言方面的路繼續前行,但叛逆的天才更喜歡計算機編程,畢業后的他走上了一條不同尋常的路。

24歲,杜羅夫開始模仿扎克伯格。

2006年,Facebook作為一款社交軟件在美國的大學校園當紅,身在美國的杜羅夫前同學Mirilashvili關注著Facebook。同年11月,Mirilashvili與杜羅夫創立了俄羅斯社交平臺VKontakte(VK)。

上線3個月,VK用戶數就超過了10萬,一個月后突破了1000萬,最后穩定在了2.39億,一躍成為俄羅斯最有人氣的社交網站。杜羅夫也從中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6億美元。

由于VK一直以來對Facebook的模仿,就連視覺色彩藍白搭配的品牌色都十分相似,因此,在俄羅斯,VK經常被拿來與Facebook相提并論。杜羅夫也被親切的稱為俄羅斯扎克伯格。

創立4年后,VK被政府盯上了。當時,俄羅斯互聯網興起,網絡盜版猖獗,VK上充斥著大量的盜版,靠分享盜版內容吸引到大批早期用戶。2010年,VK被美國唱片業協會列為全球排名第二的非法曲庫。2011年,VK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稱為"最重要的盜版數據庫"。

除此之外,VK還卷入了普京的大選中。2012年,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此時,俄羅斯多位互聯網大佬避走海外,其中包括帕維爾·瓦勒耶維奇·杜洛夫。政局變換中,VK成為反政府社團吐槽和活動的"大本營"。俄聯邦安全局曾向杜羅夫發出警告,要求他阻止和取締VK上的激進團體行為。

然而,叛逆的杜羅夫給克里姆林宮的回復居然是:在自己的VK上貼了一張穿著帽衫吐著舌頭的小狗照片,并配文"休想!"

這為杜羅夫被逼離俄埋下了伏筆。

杜羅夫自稱:發照片當晚,一支身著迷彩軍裝的武裝部隊造訪了他在圣彼得堡的家。之后,他又被總檢察官辦公室傳喚。最后,他在公司開始遭到明顯的排擠,與克里姆林宮有千絲萬縷聯系的投資者們逐漸稀釋杜羅夫在VK的股權。

被逼至此的杜羅夫要么聽話,要么賣掉VK股份。但倔強的他進一步挑釁權威,在Instagram上發布了一張照片,他向那些投資者豎起了中指。

杜羅夫越來越猖狂,開始用錢挑釁普京當局。

2012年,杜羅夫從圣彼得堡最繁華地段的勝家大樓辦公室窗口向路人扔紙幣折疊的飛機,每個飛機都是面額5000盧布(約100美元)的鈔票,他扔了20多架。不久之后,杜羅夫就被無端指控開著一輛白色奔馳汽車碾壓了一名交警的腳。

終于,2013年的一天,俄羅斯的警察沖進了他的辦公室要逮捕他。但杜羅夫已經"失聯"了。在他失聯的這段時間里,他被徹底"排擠"出VK。

最終,杜洛夫被逼辭職并出走俄羅斯。


創立加密社交軟件Telegram


"失聯"的杜羅夫,拉著幾個親信來到了美國。流亡美國后,他把房子、家具、車等固定資產全部賣掉,換得一大筆錢,all in了加密社交軟件Telegram ,也就是電報,被稱為"俄羅斯的微信",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加密聊天軟件。

Telegram看上去跟流行的社交軟件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微信沒什么不同,都可以發文字、語音、表情包聊天。但實際上, 它是個不被任何第三方組織監控的加密社交平臺 ,包括政府,具有去中心化、不受第三方監管的特性。

最不同的是,它的創始人杜羅夫在隱私保護上對政府的態度堅硬。杜羅夫曾公開批評:"WhatsApp和其他社交軟件都是垃圾,他們不保護用戶隱私。"

"加密版的微信"Telegram最大的特點在于可對對話內容加密傳輸,并支持設定聊天記錄定時銷毀、一鍵刪除賬戶及資料。Telegram采用了一種新型的 P2P加密協議MTProto,讓用戶發起 一對一加密聊天時可開啟"私密對話" 功能,對話信息所用的密鑰每幾分鐘就會更改,任何數據都不會被存儲,一小段時間后信息將會被自動刪除,每條消息的有效時間都可以自行設置,它還設置了解鎖密碼和添加生物解鎖模式 。

Telegram幾乎是世界上保密性最強的聊天軟件。

杜羅夫在自傳里寫道:"我并不是在為自由而戰,而是在用自己的存在證明自由并未消失。"

為了保持Telegram不被權威勢力控制,杜羅夫堅持不引入投資人,每個月自掏腰包 100萬美元 以維持僅有的四人技術團隊及服務器資源。

不到三年,Telegram火遍全球。

2018年3月,Telegram月活達到2億,并且還在以每日70萬的新用戶增長,下載量達到了3.65 億,以閃電的速度超越了VK。

去中心化、匿名、無國家,這對于俄國政府來說,更敏感,俄羅斯始終對數字貨幣保持著高度的監管。在一次媒體訪談時,普京直接表明,俄羅斯不會擁有自己的數字貨幣,他說"數字貨幣是超越國界的產物。"

已遭普京封殺的杜羅夫再次用"保護隱私"的Telegram挑釁俄羅斯。

2016年,俄羅斯通過了"反恐法",要求消息傳遞服務須讓普京當局擁有解密能力。而杜羅夫從創立Telegram的第一天起,就違抗了該法律。毫無意外,由于拒絕交出用戶聊天內容的密鑰,2018年4月14日,俄羅斯法院裁定,Telegram正式被政府禁用。

對此,杜羅夫在他的VK中發表了一篇警告文章, 稱在俄羅斯境內封鎖Telegram,能讓美國更容易監視俄羅斯公民,他們會轉向更容易被竊聽的替代社交軟件,比如Facebook或WhatsApp。

被封殺后,杜羅夫和他四個最關鍵的同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更換居住地,每到一個地方都拿Airbnb找房,人們永遠也找不到Telegram的辦公地。

然而,正因為 Telegram 隱私保護性太好,它吸引了大量恐怖分子聚集,成為ISIS恐怖主義者交流的基地。為此,Telegram遭受到了斯諾登 、英國首相特蕾莎·梅等眾人的指責。但即使如此,杜羅夫還是堅定的認為,侵犯用戶隱私比恐怖主義還嚴重。

除此之外,區塊鏈在全球興起后,由于Telegram開源、加密、匿名、10萬在線超級群、聊天記錄永久存儲,它還成了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社群首選的交流工具,全球有超80%的ICO社群活躍在Telegram上,有超60%的ICO是通過Telegram進行的,它是ICO近乎瘋狂爆發的幕后推手。

而創始人杜羅夫對ICO的泡沫并不以為然,還自己做起了ICO。


一個月募資17億美元


杜羅夫不光要讓信息傳輸脫離監管,還要讓資金轉移脫離監管,在Telegram上,不光信息內容隱匿,就連資金轉移也可以隱匿。

2017年,杜羅夫在自掏腰包堅持了Telegram運行5年后,發起了區塊鏈項目TON,并先后進行了兩輪ICO,一舉融資17億美元,成為當年全球最大規模的ICO。

TON,全稱Telegram Open Network,代幣Gram,其目標旨在建立一個對標以太坊的區塊鏈操作系統,創始人杜羅夫還提出了"第五代區塊鏈"的概念。杜羅夫希望通過創立TON讓用戶能夠通過社交軟件Telegram把錢轉到本地,幫助他們資金逃離中心化組織的監管,進而瓦解現有的資金監管體系。Telegram表示,Gram將成為一種新的在線貨幣,可以將錢轉移到世界任何地方,為聊天應用程序和付款提供支持,最終讓加密貨幣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一旦Gram正式發布,那么其將由去中心化的計算機網絡管理,就連Telegram自己也無法控制Gram的流動。據 Telegram 的前雇員 Anton Rozenberg 透露,TON 會幫助政府壓迫之下的人通過短信應用本地轉移資金。

TON擁有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加密貨幣都更精準的用戶,它背靠2億多的全球加密用戶,這更讓監管層感到恐懼。

為了躲避監管,Telegram 取消了面向公眾的lCO。在2018年初,Telegram在代幣銷售活動中,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從俄羅斯、美國和其他幾個國家的175位投資者那里獲得了共計17億美元的融資,其中包括硅谷最大的風險投資公司,比如Benchmark和Lightspeed Capital,以及紅杉資本、Benchmark,許多俄羅斯投資者和39位美國投資者。

而這些代幣多數是通過"未來股權簡單協議"(SAFTs)出售的,這種集資方式類似于ICO,在代幣發布前即可開始售賣。



Telegram ICO始末

2017年12,宣布開發區塊鏈平臺TON及流通于TON的代幣Grams。

2018年2月,完成第一輪ICO募資,募資8.5億美元。

2018年3月,完成第二輪ICO募資,募資8.5億美元。

2019年2月,TON完成90%開發,計劃最早于3月正式發布平臺代幣Grams。

2019年8月,官宣代幣Grams正式上線時間為 2019 年 10 月 31 日。

2019年10月11日,SEC 宣布對Telegram旗下TON ICO的兩家離岸實體提起"緊急行動并獲得臨時限制令"。

2019年10月16日,Telegram 致信投資者希望將TON的上線日期推遲到2020年4月30日。

2019年10月23日,投資者投票反對歸還資金,選擇了推遲代幣發放的方案。


2018年末,TON上線了區塊鏈錢包,鼓勵用戶參與到基于Grams的經濟體系當中,用戶可以使用錢包完成支付、投資、購物,甚至在 Telegram上發紅包。


惹怒美國或再遭封殺


雖然募資順利,但TON項目卻招來了美國監管的封殺。

Telegram在獲得17億美元的ICO融資后,陷入了無盡紛爭,兩度推遲發幣時間,而今更是前途未卜。

2019年8月,一份關于Telegram的負面新聞出現。華盛頓非營利性研究機構中東媒體研究所MEMRI發布了一份報告,提供了伊斯蘭國、基地組織和哈馬斯等恐怖組織利用Telegram進行加密貨幣融資的證據。并指出,如果Telegram在10月底推出區塊鏈TON和原生代幣Gram,恐怖主義融資問題可能會進一步加劇。中東媒體研究所還表示,他們已經將調查結果介紹給了美國和其他西方政府機構。

39位美國投資人、恐怖組織、恐怖主義融資這些字眼足夠引起美國監管的注意。

不久之后,SEC就表示,Telegram將使未注冊的證券流入美國市場。SEC認為,TON是未經合規流程注冊的證券,公司必須注冊并披露相關信息。

9月,美國SEC對Telegram提起訴訟。同時,杜羅夫也收到了美國國會的信函,要求立即對這些調查結果采取行動。

10月11日,在Telegram距離發幣還有20天的時候,美SEC獲得了緊急限制令,叫停TON及發幣,并定于10月24日在紐約南區法院舉行聽證會。

SEC執法部門聯席主管Steven Peikin表示:"我們一再聲明,發行人不能僅通過將其產品標記為加密貨幣或數字令牌來逃避聯邦證券法。Telegram試圖在不遵守旨在保護投資公眾的長期確立的披露責任的情況下獲得公開發行的收益。"

但Telegram表示,不認同美國SEC的觀點,其在法院文件和給投資者的電子郵件中,認為Gram不是證券,但會考慮推遲主網上線時間。被叫停后,Telegram致信投資者,希望將TON的上線日期從10月30日推遲到2020年4月30日。

Telegram的Gram代幣的購買協議顯示,如果TON不能在10月31日前如期上線,需向投資者全額返還資金。這意味著,TON 再不按照承諾發行主網、發放Gram代幣,17億美元ICO或將退還給投資者。

后來,聽證會被推遲到2020年2月18日至19日。審理此案的法官P. Kevin Castel裁定,Telegram不應在聽證會之前推出代幣Gram。這也意味著TON的上線日期被再次推遲。

11月26日,美國紐約南區法院簽署了一份文件,就"SEC訴Telegram"案件,將安排雙方在法庭上就Gram代幣的法律地位展開辯論。Telegram副總裁Ilya Perekopsky也被要求于12月16日在倫敦接受質詢,Perekopsky是負責Telegram 17億美元代幣預售期間與投資者溝通的人。提供證詞的第三個人是Shyam Parekh,他的名字曾出現在Telegram寫給投資者的信上,Parekh需于12月10日在倫敦提供證詞。

最初計劃在2018年12月投入使用的TON,由于美國監管層的叫停,如今嚴重延遲。Telegram發幣一波三折,導致二級市場出現虛假繁榮和拋售,假冒李鬼網站和詐騙橫生,失控混亂的二級市場讓這個備受關注的項目蒙受了眾多污點和質疑。

BitMEX首席執行官Arthur Hayes曾公開表示,即將上線的包括TON代幣Gram在內的多種代幣毫無價值。"這些代幣估值巨大,而且都占據了大量資金,但目前還不清楚何時會在二級市場上市。2019年將成為這些基金的清算年,一旦這些東西上市,將不得不面對巨額虧損。"

部分投資人也認為,杜羅夫只不過是想通過電報炒作式的ICO騙錢續Telegram的命,TON名為做公鏈實為Telegram緊急輸血。


其實,早在TON ICO之際,就有人列出了以下風險提示:

1、SEC可能會強制監管,因Telegram使用的合約SAFT可能與美國安全法相沖突。

2、如何將TON區塊鏈和Telegram本身業務結合起來,使TON發揮出作用仍然不清晰。

3、由于對Telegram如何使用這筆資金沒有任何限制,如果TON開發失敗,Telegram可能沒有資金返還給投資者。

4、開發出TON后,Telegram如果被Google和Apple應用商店移除,將對其用戶量產生巨大影響。


但根據TON的投票結果顯示,投資者反對歸還77%資金的提案,多數投票都同意將TON網絡推遲到2020年4月30日,并維持他們對該項目的投資?梢,仍有大多數投資者不愿意割肉離場,選擇繼續押注。


鑒于SEC對社交巨頭Facebook的態度及TON在上線前夕被緊急制止的強硬態度,Telegram在聽證會上翻身的可能性不大,若在2020年2月18日至19日的聽證會上,TON被視為證券而非加密貨幣,TON的計劃或將正式胎死腹中。

那么Telegram如何才能保證在2020年4月30日前順利發幣呢?以下是市場上流行的幾種猜測:

第一種,以往SEC認為大多數ICO為證券,此次對Gram的態度也不例外。但在以往的判罰中來看,結果無非有兩種,一種是被勒令停止發行代幣,一種是罰錢了事。罰錢了事的典型例子是EOS。但是,BloxTax的CEO Tomer Ravid認為,TON被罰錢了事的結果可能性不大,因為TON的性質比EOS嚴重的多。

第二種觀點認為,為順利發幣,Telegram可能放棄美國投資者,從而繞過SEC監管。對此,有律師聲稱,杜羅夫尋求解決問題的另一種方法是將投資返還給39位美國投資者,此后,無論是否獲得SEC批準,杜羅夫都可以繼續發行代幣。

第三種觀點認為,Telegram既然能夠被俄羅斯封殺,也能被其他國家封殺。


Telegram作為一個主打匿名聊天的通訊軟件,本就是政府的"眼中釘",而其在用戶隱私數據披露上對政府的一貫對抗態度更讓美國監管警惕,此次發行代幣更有重蹈Facebook覆轍的嫌疑。



小編推薦:欲學習電腦技術、系統維護、網絡管理、編程開發和安全攻防等高端IT技術,請 點擊這里 注冊賬號,公開課頻道價值萬元IT培訓教程免費學,讓您少走彎路、事半功倍,好工作升職加薪!

本文出自:https://www.toutiao.com/a6768740557775700494/

免責聲明:本站系公益性非盈利IT技術普及網,本文由投稿者轉載自互聯網的公開文章,文末均已注明出處,其內容和圖片版權歸原網站或作者所有,文中所述不代表本站觀點,若有無意侵權或轉載不當之處請從網站右下角聯系我們處理,謝謝合作!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最新
返回頂部
洗衣店赚钱联系澳洁 三肖期期期免费准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视屏直播 中国股票期权交易规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股票牛股推荐买 吉林市麻将下载版 网站赚钱联盟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足球鞋